網站主頁相關連結聯絡我們網站地圖ENGLISH
   
關於我們關於乳癌定期檢查患者支援研究及倡議出版物品支持我們傳媒中心
患者支援 > 過來人經歷 > 李女士

醫藥負擔太沉重

「每朝起床,就要吃四百元藥,我真的吃不起。」三度乳癌復發的李女士每天要服用兩種口服標靶藥(即針對性治療藥物)來控制病情,每月的醫藥費要花近一萬元。

「仔女有自己的家庭和生活開支,他們照顧我食和住還可以,但要長期負擔我的藥費,怎可能呢﹖我想,遲些沒有錢,我就不再吃這些藥了。」

她還記得去年醫生向她介紹標靶藥時,醫生告訴她藥費很貴,未必值得試。她向醫管局的撒瑪利亞基金會申請藥物資助,但家庭資產限額是三十萬元,那時候女兒正儲錢準備結婚,當然超額。「朋友勸我申請綜援,因為領綜援可報銷醫藥費;但我有兒有女,雖然她們入息不多,但又怎可能去簽紙(證明無能力供養父母的所謂「衰仔紙」)?」

盼有更多藥物資助

李女士最終也花上十多萬元接受標靶藥注射,可效用未如理想。癌細胞擴散到肺部,醫生建議她轉服口服標靶藥,一天五粒,要四百多元。恰巧香港乳癌基金會推出該種藥物的資助計劃,李女士獲醫生推薦申請,得到約五成的藥費資助,負擔總算輕了一些。

對於無收入的她,藥費依然是重大負,她說希望政府或其他慈善機構可以給乳癌患者多一點的支援,特別是像她一樣有經濟困難而又非領取綜援的患者。

李女士一直在公立醫院接受治療,「2005年做過手術後,再做了25次電療,然後是化療。07年復發,我又做了10次電療和打了14枝標靶藥」她如數家珍般,畢竟每一次都是不容易的一關,除了身心之苦,還是沉重的經濟負擔。

每次到醫院覆診也是折騰,早上九時到伊利沙伯醫院抽血,然後又回到觀塘的家,下午四時又返醫院取化驗結果。等醫生、等收據,再加上取藥,已是晚上六七時。她明白公立府醫院資源緊張,醫護人員很忙,未必照顧到病人的心理需要。所以她主動參與了病人互助組織中,從而結識可以訴心事的同路人。「自己經歷過,我都希望幫到人;我都有打電話問候病友,鼓勵她們出街,不要把自己收藏。」她又練習氣功,強健體魄。

親情教她活下去

李女士十四年前無意中發現乳癌,那時她45歲,是酒樓傳菜員。接受了全切除手術後,一個月後便恢復上班。

2005年,她發現左邊乳房長了很多流血的肉粒,後來證實是乳癌復發。接受了第二次手術,電療和化療,沒料到兩年後再度復發。「胸骨痛得很厲害,三個月後去看急症,照過X光,才知道是乳癌擴散到骨骼。」確診是HER2陽性乳癌的她,打了14枝標靶藥針,情況未有好轉,腫瘤更轉移至頸背,鎖骨突起,右邊乳房又摸到一硬塊,雙手疼痛,連伸直雙手也乏力。

「那一個月,真的好痛好痛,痛到一個程度,我想過死,甚至考慮過跳樓、燒炭。」幸然得到身邊家人和朋友聆聽和關心,我的思緒才積極過來。我學懂拿『特別籌』 (未到預約覆診日期而見醫生)。」

「我才59歲,不想這樣早走……想起女兒未成家,還有兩個得意的孫仔孫女,我唔想死住。」李女士說是家人給她鬥志。

患病也教她嚐透人情冷暖。屋邨裡一位街坊以前經常找她聊天,大家算是朋友。直到有一天,那位街坊得悉她有乳癌,態度即時變得冷淡。不過,她卻很清楚「有這個病,不是罪呢!」

拼命工作真太傻

她八九年由大陸來港定居,為口奔馳。她清晨五時開始在酒樓賣點心,上午十一時別人下班,她繼續在酒樓傳菜,到晚上十一時才下班。年中幾乎無休,有一段時間,她晚上再兼職做宵夜更傳菜,到凌晨兩點才收工。為了省十二元的士錢,她走路回家。

「現在回想起來,覺得自己很傻。有這個病,可能跟自己以前生活太緊張,又吸入太多油煙有關。」十四年抗乳癌的開支,她沒有仔細去計算過,但她直言幾十年來辛勞工作賺到的積蓄都幾乎花光了。

憑著樂觀的性格和女兒的支持,李女士積極面對乳癌。服用口服標靶藥半年後,她骨痛情況已有所改善,而且腫瘤也縮小了。

免責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