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主頁相關連結聯絡我們網站地圖ENGLISH
   
關於我們關於乳癌定期檢查患者支援研究及倡議出版物品支持我們傳媒中心
患者支援 > 過來人經歷 > Susan

為誰操心

「我慶幸在不太老的年紀得病,而且在期數較早時發現,較容易康復過來,從中我學到很多。我希望年輕的母親們及早開始注意健康,定期檢查乳房,遠離乳癌的威脅!」

Susan自稱是家裡的CEO,婚後二十多年來一直是全職家庭主婦,每天全副精神投入照顧家庭。兩個女兒的學業和課外活動要怎樣安排、家中的陳設怎樣配搭、傭人買菜要到哪裡,家中事無大小,她都絕不馬虎。

她多年前就有乳腺增生問題,親友和醫生提醒她要注意飲食和生活習慣,但戒口、多做運動這些忠告,她都沒有放在心上。要她自我乳房檢查,她只抱著「記得就做,唔記得就唔做」的態度。

2000年,她發現乳房有纖維瘤,Susan才猛然醒覺自己的危機意識太低。往後她聽醫生建議,每年接受乳房X光造影檢查和超音波掃描。事隔五年,有一天她發覺乳房有異常的皺紋,那明明是「警號」;可是她眼前記掛的就只有一大堆「任務」: 打點一家四口搬屋、移居美國的妹妹回港探望她、幼女應付會考、大女兒要到英國讀碩士等等,整個年頭,她都忙得不可開交。結果,找乳房專科醫生覆診這椿事,她一拖再拖。

到2006年進行每年例行的乳房超音波掃描,她從影像上看到乳房「八點鐘」位置有異樣,這才讓她意識到可能是癌腫瘤。

經醫生確診後,她理性地接受了罹患第一期乳癌的現實,並且馬上接受手術,把1.9厘米的腫瘤切除。素來性格積極的她沒有半點沮喪,只是一心想著要積極面對,知道要做化療,更第一時間跑去搜羅漂亮的假髮。

早發現可免化療之苦

2007年整年,她的記憶只有「化療」。

Susan提起也猶有餘悸,「白血球下降,精神差、疲倦和嘔吐不在話下,打到第四、五針,感覺更是難受。我對藥物特別敏感,整天躺在床上,普通的燈光也覺得很可畏,於是整天在家都載著墨鏡;更微細的聲音也足以令我煩燥不堪,就連頭上飄過一陣空氣,也混身不舒暢。我恨不得將自己關在木箱裡,完全與世界隔絕。」

「如果發現得早,我就不用捱化療。是我的乳癌發展得太快,還是X光照不到呢?」Susan至今仍有這樣的疑惑,但她肯定,如依照醫生指引定期做乳房檢查,及早發現毛病,是保護自己健康的最好方法。

為人生重新定位

療程後,她抱著一試無妨的心態參加了香港乳癌基金會的易筋經班,上了三課,無力的腿居然可以抬起來。運動的效用教她驚訝,經朋友鼓勵,她又到社區中心學跳舞,如今她一星期跳三天舞;更每月辟縠,七天不吃固體食物。她謂每次辟縠後都有易筋洗髓的脫胎換骨感覺。

「我慶幸在四、五十歲不太老的年紀得病,而且在期數較早時發現,比較容易康復過來。我希望年輕的母親們,及早注意健康,不要過份為兒女操心而忽略自己的健康。更重要的是,不要畏疾忌醫,早期發現的乳癌,大部分都可治癒。」

Susan經此大病,不但沒有被打倒,更在同路人的鼓勵下,重新為人生定位,她說:「得乳癌後的生活可以更加精采!現在我覺得自己比患病前更健康,更加明白飲食和運動的重要!」

乳癌是一家人面對的事 女兒 Gillian的話

「媽媽患病時我在英國讀書。我深深體會到乳癌不是患者一個人受苦,而是一家人一起承受的事情。回想起來,其實我可做得更好,多照顧妹妹和父親的感受,因為就算有傭人幫忙,他們每天也要貼身照顧媽媽,此外還要回應媽媽的期望和情緒,承受很大的壓力,他們同樣需要支援。我很高興知道香港乳癌基金會如今有為患者家人而設的支援小組。」

免責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