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主頁相關連結聯絡我們網站地圖ENGLISH
   
關於我們關於乳癌定期檢查患者支援研究及倡議出版物品支持我們傳媒中心
關於乳癌 > 治療 > 化學治療 > 選擇輔助化學治療

鄭寧民醫生
內科腫瘤科專科醫生

英國威爾斯大學內外全科醫學士
英國利物浦大學熱帶病及生學文憑
英國皇家內科醫學院院士
英國威爾斯大學醫學博士
英國格拉斯哥皇家學院內科榮授院士
英國愛丁堡皇家內科醫學院榮授院士
香港醫學專科學院院士 (內科)
英國倫敦皇家內科醫學院榮授院士

初患乳癌的病人,可能認為進行全面乳房切除手術,會嚴重影響外觀, 亦對化療的副作用和駭人的電療感到懼怕。至少以我的經驗而言, 大部分病患者對透過施行手術,切除腫瘤並不介懷。然而, 手術後所進行的化療,可能維持數個月,並非大部分患者所喜歡的。誠然,乳癌化療的可怕之處在於其所引致的後遺症。對大部分患者而言,噁心、嘔吐、嘴疼痛、腹瀉或脫髮,足以令他們顫抖, 更不要提及迅速衰老和月經停止。對醫生而言, 更為重要的問題,是化療有危害心臟和晚期白血病的風險, 兩者均可致命。縱然如此, 當前的醫學是支持採用輔藥化療的,因為可減少復發,以及早期乳癌死亡的機會,我會在以後詳盡闡述。

對大眾和曾進行化療的婦女而言,化療的副作用可謂耳熟能詳,我不會在此作討論。可肯定的是, 靠賴現代的醫療技術, 這些副作用是可處理的。當我面對乳癌病人不同的病徵時,我將集中選擇輔藥化療。從科學的角度而言,輔藥化療的優點,一般是減少復發機會的百分率和死亡風險,這取決於不同因素。在美國, 減少一個百分點的風險, 每年便可拯救六千個生命。然而,對個人而言,風險減少一至兩個百分點,特別是年長的病患者,並無太大關係。

歷史上, 在七十和八十年代,Giovanni Bonnadona早期在米蘭試驗,第一次展示輔藥化療在減少復發機會的百分率和死亡風險的效力。這些治療效果在所有隨後的"牛津" 分析已被重覆證實。這所謂經典的Bonnadona CMF (Cyclophosphamide/ Methotrexate/Fluorouracil) 經過至少六個療程, 在十年間減少風險大約百份之二十五至三十。這些早期的米蘭試驗,為手術後以化療治療乳癌奠定基礎。

八十和九十年代則由Methotrexate (m)所取代,它曾是CMF 中最微弱的, 與Adriamycin 或Epirubicin (A 或E), 組成一組稱為anthracyclines的藥物,那時最常用於治療乳癌。美國人喜歡採用Adriamycin, 而歐洲則傾向選用Epirubicin,特別是法國人和加拿大人。新簡稱如FAC 或FEC s 被開發了, 藥物隨後在隨機化的試驗中,顯示較CMF優勝,進一步改善和減少數個百分點的風險,對結正面乳癌患者特別有效。在九十年代初期,NSABP在美國進行試驗,顯示AC (adriamycin 和cyclophosphamide) 的四個療程,相等於CMF六個療程。對於癌症醫生和病患者而言, AC 的四個療程是更具吸引力,因為它可在少於三個月內完成,而毒性是可忍受和較易處理的。

一種在九十年代引入,稱為 Taxanes (T)的新藥物組合, 當中的paclitaxol和taxotere 打破anthracyclines壟斷, 成為治療乳癌最普遍的藥物。在前臨床研究中,由赤柏松樹提煉的Paclitaxol,以及taxotere,一種paclitaxol 的半合成形式,顯示較anthracyclines更為優勝。這taxane 好處隨後在輔藥設置的臨床試驗被證實,並報告在CALGB (癌症和白血病B組) 試驗: CALGB 9344 和CALGB 9734 。在試驗中,完成AC 的四個療程後,加入paclitaxol 的四個療程。在9734 試驗中,每兩週作一次AC 和Ts (藥量密集),亦以GCSF跟進預定的藥量。。每二週療程證實較每三週CALGB 9344優勝,可進一步減少四至六個百分點風險和改善生存機會。在歐洲大陸, Taxotere 與AC合併形成TAC, 當與FAC隨機比較,TAC較 FAC優勝, 更進一步證實在anthracycline加入taxanes 的好處。

我的做法是首先將病患者劃分為結陽性和結陰性小組。三十五歲以下的病患者,不論腫瘤大小和結狀態,均立刻被分類為粗略的預後小組。三十五歲以上的結陰性患者,腫瘤大小在一厘米以下的,幾乎不需接受輔藥化療, 除非是III級變異及多焦點lymphovascular 入侵。結陰性患者,腫瘤大小逾一厘米, 特別是那些出現有害腫瘤特徵,譬如undifferentiation 和lymphovascular 入侵,或陰性激素狀態,可考慮輔藥化療、加AC x4 或FAC x6。而密集藥量如每CALGB 9734, 一般會推薦予結正面患者, 特別是那些有腫瘤undifferentiation, 高數量正面結, 陰性激素狀態,以及強的cerB2 陽性的。

誠然,以上討論僅是概括的考慮而已。一位慎密的癌症醫生,不會只根據患者腫瘤大小、它的變異 、lymphovascular 滲透、淋巴結狀態、激素和cerB2 狀態,以計算復發風險。他會仔細考慮患者的年齡, co 病態, 個人意願和期望,並與輔藥化療理論上的好處作平衡。

最後,我的結語是,縱然我們現在擁有更有效的反嘔吐藥物,和成長因素,譬如是GCSF, 以及更流行和強力的化療藥物, 譬如是anthracycline 和taxane, 化療療程仍是極為艱苦的。作為醫療保健人員,我們應給予病患者更深切的同情,以及對監測化療的副作用更為警惕。

免責條款